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姓名

舌尖2剧组否认造假将追究造谣者法律

2020-11-16 15:51:57

《舌尖2》剧组否认造假 将追究造谣者法律

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2》(以下简称《舌尖2》)在万众期待中高调登场,如果说第一季让观众“咽口水”,那末如今的第二季却遭到友“喷口水”。除前几集分镜头涉嫌抄袭、“爬树采蜜”情节被指造假以外,第四集《家常》更是被友吐槽为“史上最差”:美食没介绍多少,上海红烧肉的做法也不正宗;小姑娘拉小提琴和女人生孩子的戏码占据大半篇幅,而且内容相当“毁三观”……《舌尖2》成为“故事片”,各种“用力过猛”让友很无奈:“这是要拍成《舌尖上的感动中国》吗?”

质疑1

故事“毁三观”

为学琴舍亲情

上周五《家常》播出后,“子钰母女”的故事遭到许多友质疑:子钰的妈妈为了女儿学琴,从河南来到上海当全职陪读;为了不影响女儿学习,她与女儿5年没有回过河南,连孩子的奶奶病重化疗都没有回去看一眼……很多友炮轰这样的故事“毁三观”:“怎样可以为了个人学业完全舍弃亲情?”“孩子手里那把琴不应成为父母追名逐利的工具!”“生生把一档美食节目拍成了苦情戏,再好看的美食也吃不下去了!”

【主创回应】

“女儿酷爱音乐,又有天赋,那个父母会不支持?”

在接受采访时,该集导演邓洁称事前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响,她希望大家不要再批评片中的子钰:“友就片子的问题可以直接和我沟通,乃至批评,我完全接受。我不能接受的是让子钰妈妈遭受了很大困扰,她的女儿遭到了友歹意的攻击。女孩本身是酷爱音乐的,极有天赋,那个父母会不支持呢?妈妈现在很着急,也请大家保护这个女孩。”

另外,邓洁还发了一条长微博,表露这个故事背后的更多细节。她称子钰的父亲留在河南而母亲来上海陪读,是由于家境不够富裕,无奈之下才这么分工;而在这五年里,子钰常常和父亲通,聊自己的生活和成绩;奶奶刚刚得病确诊后,他们就回家探望过,“虽然奶奶此后化疗多次,但生怕耽误孙女学习,劝说她们不用常回来,子钰母亲屡次在我眼前为此事自责”。

子钰母女遭到友的质疑,邓洁对此表示很内疚,“现在一部分友的过激言行已影响了她们的正常生活”。

质疑2

美食镜头少,红烧肉不正宗

《家常》甫1播出,就致使不少视频站对《舌尖2》的整体评分迅速下降。这一集延续了之前以故事串食品的叙述模式,全片一共出现了7个故事,包括妈妈给女儿做陪读、澳门姑娘找男朋友、女人生孩子等;但是美食的出现却是目前已播出4集中最少的。这让友哀嚎:“乍一看还以为在看电视剧,狗血极了。”

即便是片中出现的少数“美食”,也让许多友不能接受。比如河南妈妈烧的上海红烧肉,很多人称一看就觉得“不正宗”,友“豆妈罗小雯Even”指出,这份红烧肉煮的时候放了大蒜,而一般上海人做红烧肉是不放大蒜的,“瞬间开始怀疑其他菜系的准确性了”。

【主创回应】

“家常菜没标准,情意最重要”

对各种质疑,邓洁首先否认故事内容超过美食展现:“其实美食的镜头很多。我做过详细统计,47分钟的成片,触及美食分享、原料采摘、菜肴出现等的相干镜头,一共占了35分钟,几近每种食品都有详细展现,乃至红烧肉的做法也不止一种。”

她解释称,《家常》这一集出现的是家常菜,导演组希望通过中国人在家庭中制作、分享美食的进程来表现中国人的伦理纲常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一集里拍到的菜,既有主食、羹汤,也有野菜、甜品,虽然不是一个菜系,也不华丽昂贵,但包括的都是做菜者的情意”。邓洁还表示,后期剪辑时已删除了许多太煽情的镜头。

对红烧肉,自己就是上海人的邓洁表示毕竟讲的是家常菜,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做法:“它是一个家庭独有的饮食习惯,没有标准,也无所谓正不正宗。这个家庭不是上海人,而是河南人。孩子从小在外学习,她没有地域上的口味,她的口味都来自她妈妈的做饭习惯,而她妈妈是在上海学的红烧肉。解说词里都说了,各家各户做法都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情谊。”

质疑3

抄袭BBC,摆拍镜头过多

之前《舌尖2》第一集《脚步》中的“爬树采蜂蜜”情节,被质疑抄袭BBC纪录片《人类星球》片断。而第三集《时节》播出后,又有仔细的观众发现讲述飞鱼的段落,有四个镜头一样照搬BBC纪录片《生命》之《鱼类》的素材。只不过,创作人员将《鱼类》中的镜头左右翻转了一下。对这类“照搬”做法,有观众调侃称“这样的致敬太标准了”。

除这两处明显的抄袭,友还找到了其他“摆拍”镜头—《心传》中,菜籽油作坊“肌肉澎湃”的榨油工摆出各种Pose,让人“不敢直视”;陕西老汉的幸福合照,苏州厨师的传承戴帽,本帮菜的宗师跷脚,均让友觉得情势感、表演感太强;反倒是美食的画面能省则省,一笔带过。“人人都是武林高手,个个都是宝刀屠龙在手、天下我有的节奏……导演您这是在拍广告,是在拍功夫片,不是纪录片!”

【主创回应】

“已获对方授权,一切为了效果”

“抄袭门”出现后,总导演陈晓卿在受访时淡定回应称,这类事情在国际纪录片界很正常,“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镜头效果”。而《脚步》分集导演兼摄影李勇则表示,自己正在写一篇回应文章,会就一些细节对观众进行解释和道歉。

关于“飞鱼”桥段,《时节》1集的导演胡博承认有五个镜头用了BBC的素材,但都是经过对方授权的,“不管在流程上还是法律上都不存在问题”。

质疑4

导演开公司,主人公是艺人?

第四集《家常》中“提琴女孩”的故事,除被指“3观不正”外,就连主人公沈子钰的身份也遭到友质疑。友“Cheka-机枪天使”在微博爆料称,这个故事涉嫌造假:“号称5年收入全靠爸爸的家庭能够负担起5年在上海的费用?包括10多次出国费用,还有3把(单价)40万元的琴是怎样来的?”

“Cheka-机枪天使”通过多张截屏图片,指出沈子钰的家境并不如片中所说的那么凄苦:“母亲带着沈子钰租着音乐学院附近法租界老房,月租上万。女孩更参加过多次商演,并通过比赛获奖取得了7000英镑的奖金,还得到了与世界各国顶尖乐团合作演出的合同。”

还有友语出惊人地称,沈子钰其实是《家常》导演邓洁夫妻俩所开公司的旗下艺人。

【主创回应】

“我是上海电视台员工,名下无公司”

上出现了各种传闻,邓洁对此觉得非常无助,“我很愤怒,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编造出来的”。邓洁和同在《舌尖2》剧组、《心传》的导演陈磊是两夫妇,陈磊表示,他和妻子都是上海电视台的员工,并没有开公司。邓洁称,她之所以找到子钰,是由于住在子钰附近的人向她进行了推荐,而在此之前,她自己和子钰一家完全不认识。

至于那造价几十万元的昂贵中提琴,邓洁解释称,那是子钰通过老师借来的:“音乐领域有这样的情况,由于买不起这样一把琴,所以会先借用,等将来有成就了,再把琴买下来。借出方是子钰老师的朋友,没有收任何费用。”

邓洁还表示没有对子钰的家庭背景进行造假—子钰的出国比赛和训练营费用均由约请方承当;子钰一家的房租是每月1600元,有合同为证,不是上传的过万元。

昨日,《舌尖2》官方微博也发出声明,再次重申没有造假:“1、《舌尖》所有主人公均与导演组无任何利益关系;2、导演陈磊、邓洁为上海电视台在职员工,名下并没有任何公司;3、对少数友针对主人公、导演的人身攻击及其他侵害,主创团队保存予以法律追究的权利。”( 章琰)

眉整形
小孩子拉肚子怎么办呢
小孩积食发烧症状
小孩营养不良怎么补
月经有血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