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历 >> 春节

青年评论家携微光丛书聊文学批评的当下境遇位置位置

2021-02-23 14:54:42

8月18日下午两点,五位青年文学评论家张莉、杨庆祥、黄平、木叶、金理齐聚思南公馆,携其“微光”系列丛书,与读者畅聊文学批评的当下境遇。

从左到右依次为:金理 张莉 木叶 黄平 杨庆祥 摄影:昂彦妤

8月18日下午两点,五位青年文学评论家张莉、杨庆祥、黄平、木叶、金理齐聚思南公馆,携其“微光”系列丛书,与读者畅聊文学批评的当下境遇。

《微光 : 青年批评家集丛 》 (第一辑)

对谈由“我的过往岁月”的问题展开,金理发问:四位批评家是如何走上文学批评的道路的?张莉直言,“集丛卫星图像显示”是自己从2007年博士毕业10年后送给自己的礼物,也是对自己导师的感恩礼物,笑称一开始做文学批评是为了生计。

木叶表示,自己读历史出身,从发表杂志《声音》开始发声,断断续续地,在“花样的约稿,花样的表扬,花样的批评”下兜兜转转,继续了文学评论之路。

黄平谈及自己的经历,笑称自己是“成绩比较好的学生经历,比较无聊”,他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观察当代中国,而其本身更喜欢从文学批评,从相对边缘、反讽、戏剧化的角度来剖析、理解当代中国,从而更好地理解自己。

杨庆祥自嘲地说自己是个“学渣”,因为高中时连睡四节课而没抢到饭吃,唯有作诗、写作能给予自己安慰,发现了“对活人的兴趣远远大于对死人的兴趣”,从而转向文学批评,来关注当下关注现场。

那么关于文学批评的未来,在今天这个时代批评文学又应该如何立足?

黄平联系“互联+”,他认为文学批评只能存在于学院派,对于面向公众的文学批评是悲观的;令人悲伤的是,现代的许多批评争论是无效的,现代文学批评不应当全是文学审美,更多的应该关注立意,才能让文学批评走得更远更好。

张莉表示,对于新媒体而言,对文学批评的挑战是艰巨的。她直言,自己曾经对《琅琊榜》这部电视剧发表影评,她从来没有考虑大众传媒是否听得懂,或者他人的感受,要表达自己最真诚的想法而不能降低自己思考的标准。有一些好东西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流传下来,在任何时代,有人爱文学,有人不爱;我们不能排斥新媒体,反而要正面接受它,看到新媒体给文学带来的“起死回生”,她对新媒体时代下的文学批评发展是十分看好的 。

杨庆祥则从自己的近期科幻文学评论说起,大谈“机器人伴侣杨真”,充满科幻色彩。他认为世界变化的速度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他提到人只是暂时的概念,还有更高级的阶段。因为世界的发展,人也会随之加速发展,人类没有办法进行深度的交流,才会有战争、嫉妒、恨。而坦然接受、开放才是最好的。

木叶认为,现代科学技术是十分微妙的,AlphaGo再厉害也无法脱离谷歌设计师,如果有一天它们有了自己的主体性,它们会让科技更先进,让生活更美好,让残酷更残酷,让美好更美好。而文学评论也会呈现出另一种样貌,AI因为带有未来性,所以要让科技带领我们,让未来成为我们的传统。

金理解读“微光”二字的含义,一层来自于鲁迅的《白莽作 孩儿塔 序》,二层意思是表示自谦,但并非自视甚低,而是希望给这个时代留下一点痕迹。

张莉所记叙的是七零后一代的偏僻之声,是那些在主流文学领域不太被关注的作家的刻录。但是这本书并不只是写给同龄人看的作品,而是张自己与这些七零后作家共同成长的足迹记录,是几十年来中国变迁的见证。

科技的发展对于一部分人是有利的,对于另一部分人是有害的,例如近几年大量的华尔街金融员工失业,他们都是因为科技的发展而被淘汰。黄平提到机器人变成人类并不可怕,但是人类变成机器人才是可怕的。原标题:大学生就业压力报告发布近半数想去二线城市我们希望把脑海中的记忆重刷,不是重生,而是死亡,因为人们无法承受记忆之重,人们在当代要正视虚无,接受虚无。

《微光—青年批评家集丛》(第一辑)共六种,六位作者皆为一时俊彦。《微光—青年批评家集丛》第二辑将于2018年6月推出,涵盖“左翼文学”“边疆文学”“科幻文学”“影视文学”和当代小说创作多个领域,批评角度多元而新颖,可谓当下汉语言文学最新锐之批评。

(:王怡婷)

成都阳痿医院哪个好南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多少钱事后紧急避孕药有没有限制人群

哈尔滨阳痿治疗哪家好漯河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梧州白癜风

白山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南京卵巢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呼和浩特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